【言出法随】(06)【作者:jinweisheng0725】   乱伦小说 
字数:743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
              第六章、小米

  北京三十九中位于西黄城根北街6号,离苏雪的四合院很近,梁峰的妹妹,唐晓玲的女儿小米和豆豆都在这里上高中。地理位置的原因,这里的治安环境很好,小姐妹两个从初中到高中都是一起每天步行上下学。

  妹妹梁豆豆上高二,姐姐梁小米上高三。梁小米还有一个特殊的同班同学梁小柳,按亲戚关系小米还是姑姑,尽管她们的关系没公开,但是在班上也是非常亲密,不仅同桌,参加相同的社团,就连平时连上个厕所都要手拉手组队一起去。

  「你带姨妈巾了没?我那个提前来了。」梁小米脸红的扒着同桌耳朵小声问道,眼看上完自习课就要放学了却来这个,偏偏早上走的匆匆忙忙还忘带了。
  「你呀真是马大哈,走了一起去!」梁小柳拉着她的手轻手轻脚走出教室,同学们都在埋头做题,偶尔有注意到她们动作也不过扫一眼而已,跟根本没人关心她们去哪。还没到放学时间,楼道里静悄悄,两个女孩穿着运动鞋走路也是几乎没有声音。

  「哎呀,真倒霉,怎么就提前了!你问胡老师了没,一会儿一起去吗?」梁小米拽着小柳的一个胳膊边走边哀叹,小柳的妈妈胡小美是她们学校教务主任。
  「我妈那人你还不知道嘛,圣旨都到了,能不去吗?」小柳看着手机回道。
  「嘿嘿!听北北姐说,大哥把我妈整的够呛,哈哈!」小米小声笑着对小柳说道。

  「疯丫头,你要死啊,这是学校!什么都敢说!」小柳赶紧捂住同伴的嘴,回头看了看楼道没别人,这才松手,「你是你妈亲闺女吗?瞅你那幸灾乐祸的样儿,赶紧着吧!」说着话将一小包卫生巾塞到小米手里,把她推进厕所。

  胡小美和三个女孩到的时候,看到大客厅里苏雪,梁博淑,梁博贤还有一个和苏雪几分相似的美妇正在打麻将。苏雪母女三个穿着不同颜色的薄纱睡袍,几近透明的面料可以看到内里若隐若现的丰乳肥臀,正面对门口坐着的陌生妇人则是赤身裸体,两个雪白的奶子像大白桃一样白里透红,粉红的乳尖微微上翘,随着妇人的动作颤颤巍巍。

  「汪汪汪!汪汪!」狗叫的声音将几人注意力拉回脚下。门口右边正趴着一个赤裸美人,头上顶着一个根本遮不住脸的逼真哈士奇面具,脖子上套着黑色皮项圈,手上带着毛茸茸的黑色狗爪,雪白圆润的屁股上戴着一条卷曲的黑色狗尾巴。

  「哈哈!妈妈你怎么变成狗狗了?好可爱的面具啊!」调皮的豆豆蹲到唐晓玲跟前,好奇的用手触摸着哈士奇面具,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模型,有着逼真的毛发,软软的狗耳朵,狗鼻子头摸上去还有肉肉的感觉。

  「妈妈,你的尾巴真好玩!」小米则蹲到唐晓玲身后揪着尾巴用力,尾巴根部是一个糖葫芦形状的肉色塑胶棒插在屁眼里面,被小米一下揪出一大截。
  「汪!汪汪!汪汪!」唐晓玲猛地一回头冲着自己的大女儿一通大叫,屁股同时一下下的往后挤,似乎想把尾巴吞回去。

  「小米,别让你妈着急,把尾巴插回去!」一边的胡小美忍着笑劝着自己的学生。

  背对门口身穿黑色半透明睡袍的苏雪听到动静回头:「小美小柳你们来了,别拘束,把这当成自己家。小米,豆豆你们俩死丫头,别拿你妈寻开心了!去东屋找你哥去,刚他还问你们几点回来呢?」

  「哼!妈妈每次见面都吼我们,现在扮狗狗都欺负我们!」小米气哼哼的将尾巴重新塞进唐晓玲屁眼,还在妈妈滚圆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唐晓玲赶紧手脚并用爬走,远离这两个忘恩负义的小丫头。

  东屋是主卧室,成套的紫檀木梳妆台,衣柜,博古架,八仙桌,架子床等古色古香的家具,据说和这个院子的历史一样长,随便一件拿都是古董。

  「啊啊啊~~!哥哥!好哥哥!饶了妹妹吧!哦~!啊~!啊~!啊~!」刚到东屋门口,诱惑的叫声就已经传出来了。

  「北北姐不要怕,我来了!」豆豆将书包脱下来一扔就冲进屋去,小米拉着小柳也跟了进去。

  胡小美正犹豫要不要跟进去呢,苏雪发话了:「小美过来,我给你介绍下,这是我五妹苏霜,刚刚回京任职,在中组部工作。」

  「胡小美是吧,我知道你!十五年党龄,特级教师,三十九中教务主任,想不想换个单位啊?以你的资历和能力,完全可以到更重要的岗位发挥作用!」正对门口坐着的赤裸美妇人苏霜微微一笑,招呼道,只听声音还以为在办公室和下属进行谈话,可是全身赤裸的美妇人做的却非常自然,一点也没有违和感,说着话还顺手打出一张牌。

  「您好!我在这个学校十几年了,人和地方都挺熟悉,不想换地方,您好意心领了!」胡小美推脱道,她是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子,现在不缺吃穿,工作也驾轻就熟,十分知足也就不想变动了。

  既然被叫住了,胡小美也不好再去东屋,只好站在苏雪身后观战。苏霜似乎对她非常感兴趣,对她拒绝自己并不计较,反而和她聊起学校的工作,人事关系之类事情,看来对她的情况确实非常了解。

  「胡了!哈哈!」坐在苏霜下手的梁博贤突然激动的喊道,接着起身把胡小美拉过来按到自己座位上,「胡老师,你来吧,我去看看几个小丫头!」说着快速走了,还不忘回头给点炮的苏霜送上一个飞吻:「谢谢小姨!」那兴奋的劲头好像个小姑娘,哪里看出来她是一个都有了孙女,再过两年该退休的女干部。
  看着梁博贤的背影,苏雪叹口气推倒洗牌,苏霜仿佛知道大姐的心思:「她比我小五岁吧,这性格也难怪快退休了才提拔副厅,你这三个闺女也就小三有点潜力,还偏偏下海了。」

  「小姨!我还在这儿呢!」坐胡小美对面的梁博淑不满。

  「你在这儿怎么了,还不许我说你,你们姐俩要不是生在这个家庭,现在也不过就是整天计较柴米油盐的家庭妇女。没有你姥姥姥爷的背景,还有你妈妈的面子,就你们姐俩的能力和工作状态,混一辈子撑死一个小处长罢了。」苏霜不客气的训斥道。

  「打牌打牌吧,都当奶奶的人了,当着小美给给她们留点脸!」苏雪劝阻道。

  「小美又不是外人,我就是气不过她们整天浑浑噩噩的样子,小美你听我跟你说啊。。。」苏霜边摸牌一边又攻略胡小美。

  东屋里宽大的架子床上,梁峰正享受着四个美少女柔软香嫩的胴体。梁博淑进门就看到自己的女儿北北正头朝外趴在床头,侄子头枕在北北腰间,梁小柳赤裸身体蹲坐在侄子腰间不停的上下起伏,粗大的鸡巴在她胯下时隐时现;小米只穿一条卡通内裤头趴在北北腿间吸舔,梁峰的一只手正在揉弄她悬垂的玉碗状的奶子;豆豆则跪趴在床边和梁峰啧啧的亲吻,两腿之间还有一只大手在上下摩挲,馒头状肥美粉嫩的小屄泛着油亮的光泽。

  「妈,你进来干嘛,没看现在是少女专场吗!刚才表哥还没把你喂饱呀?」体会着高潮余韵的北北对刚进屋的梁博贤毫不客气讥讽道。

  「你个死丫头,刚才是谁哭爹喊娘的嚎丧啊?」梁博淑走到床边在闺女娇挺的乳房上捏了起来。

  「哈哈!都水漫金山了还嘴硬!女儿孝顺孝顺你吧。」北北直接把手伸到妈妈胯间一摸,黏糊糊的淫水掏了一手,两根手指就着黏糊劲头直接就捅了进去。
  「啊~~!爸爸!爸爸!爸爸!好爽!啊~~~!」正在蹲起的小柳娇喘着达到高潮,瘫软在梁峰身上。

  梁峰翻身将女儿压在身下,屁股快速起落,乘胜追击,几分钟内就让梁小柳彻底丧失了战斗力。接着将胯下早就水汪汪的豆豆放到女儿身上,让两个女孩胸对胸嘴对嘴,梁峰将滑腻腻的鸡巴从女儿粉嫩的屄缝里拔出来,向上一挑插入妹妹同样粉嫩的小屄中。

  豆豆年龄在三个丫头中最小,个头却是最高的,一米七八的身高,已经赶上了她妈妈唐晓玲。这两年光张个头了,瘦的和麻杆差不多,体重才九十多斤,全身也就B罩杯的胸和屁股上有点肉了。

  双手掐着豆豆一尺八的小腰,鸡巴在妹妹细长的屄腔里缓缓抽插,感觉自己的鸡巴就像一个活塞一样,将淫水从屄腔深处用力抽出,然后再噗哧一查到底。两个蛋蛋啪的拍在妹妹阴毛稀疏的阴阜,梁峰身体前趴,双手抓住豆豆两个坚挺柔韧只堪一握的小奶子,用力揉弄;手背则压住女儿丰盈的奶子,压在挺翘的奶头上缓缓画圈。

  「豆豆,瞅瞅你瘦成什么样了,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,细胳膊细腿,我都不敢使劲儿操,生怕一不小心把你操散架了。」梁峰一边慢慢抽插,一边调侃。
  「啊!好爽~!哥哥,这也怨人家,人家正长身体嘛!啊~,用力,哥哥,用力,啊~!我没事的!」豆豆撒娇的回应道,小屁股还配合的向后挺动。
  啪啪啪肉撞肉的声音,扑哧扑哧滋滋滋的声音,咿咿吖吖的呻吟声在室内此起彼伏,一阵一阵时快时慢的响个没完。

  北北已经精疲力尽,小米来大姨妈高挂免战牌,小柳豆豆年轻不耐操,就姑妈老屄还能稍稍抵挡几个回合。将小柳豆豆大姑轮着操过一遍,最后爆发在小米的嘴里,梁峰洗完澡走出东屋的时候,胡小美的麻将打了还没有一圈呢。

  客厅的门口,唐晓玲趴在地毯上正无聊的用唾沫吹泡泡,雪白的屁股还轻轻的摆动,带动的毛茸茸的尾巴也不停摇晃

  「唐姨,小母狗扮过瘾了吗,过够瘾就别撅着了!」梁峰蹲下,轻轻的捋了捋卷曲的狗尾巴,手在她胯下轻轻一摸,黏糊糊一手淫水。

  「滚!你才扮母狗有瘾呢!」唐晓玲毫不领情,屁股摆摆企图摆脱身后的咸湿手。

  「呦,还生我气呢!我得好好伺候伺候后妈了!」梁峰说着将唐晓玲屁眼中的狗尾巴拔出去扔一边,勃起的鸡巴借着屁眼的润滑液滋溜一声就插进去一半。鸡蛋大小的龟头可比尾巴上的珠子大好几圈,刺激的唐晓玲肛门括约肌猛地一缩,紧箍的梁峰进退不得。

  啪的一声,梁峰在后妈雪白的大屁股上抽了一下,唐晓玲主动的放松,这才让他一插到底。

  「哎哟!你个混小子,又不打招呼就硬往里捅!」唐晓玲拿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便宜儿子毫无办法,嘴上说的挺厉害,身体总是早早就出卖自己。
  「驾!驾!喔!喔!」梁峰一手抓住唐晓玲肥白的屁股,一手牵起她项圈上的皮绳,鸡巴在屁眼里抽插,嘴里还骑马一样吆喝着,控制唐晓玲向麻将桌走去。

  打麻将的几位表面上若无其事,胡小美和梁博贤悄悄夹紧了双腿,抵抗那种心底里麻痒的感觉;苏雪苏霜两个老姐妹就豪放的多了,一只手打牌,一只手直接伸到各自的胯下掏弄,一点也不顾忌滋滋的水声越来越大。

  轮到苏雪摸牌,梁峰操着唐晓玲屁眼正好来到她身后,看到苏雪摸到一张八万看都没看就要往外打,急忙喊到:「奶奶别打呀!自摸!胡了!」

  苏雪正自慰到关键时刻,牌倒是没打出去,手却没停,动作还越来越大,拿着麻将的右手也加入进去忙活起来。

  梁峰一看这状况,还打什么牌,从后妈唐晓玲屁眼里抽出鸡巴,抱起奶奶苏雪双腿放到麻将桌上,滋溜一下直插到底,啪啪啪的就是一通猛操。

  「啊!啊!乖孙!啊!啊!啊!操的好!用力操!啊!啊!操奶奶大骚屄!啊!再给你生个闺女!还让你操!啊!啊!啊!啊!啊!」苏雪叫起来毫无顾忌。

  牌是没法打了,赤裸的苏霜踩着高跟鞋走到梁峰背后,双手紧紧搂住他厚实的胸膛,湿的一塌糊涂的阴阜紧贴上他的屁股,随着他的动作也前后挺动。唐晓玲抱住胡小美深吻起来,两人的手插入对方的腿间互相帮忙。梁博贤坐在椅子上,叉开双腿蹬住摇晃的麻将桌,一手用力揉着自己肥大的奶子,一手在自己的阴蒂急速搓弄,嘴里啊啊哦哦的叫个不停。

  几十下的猛操将奶奶送上高潮,梁峰转身抱起苏霜,双手端起她的屁股,鸡巴直接捅进湿淋淋的屄腔,苏霜雪白的长腿自动的缠在在侄孙的腰间。这个姿势速度快不起来,梁峰抱着这个美妇边走边操走到墙边,将苏霜顶在墙上,啪啪啪的下下到底。

  「五姨奶,几年不见,你这老屄还是这么紧,淫水还是这么多呀!」梁峰边操边和许久没见面的苏霜聊天。

  「嗯!啊!嗯!」压抑的声音从苏霜嗓子里传出,她毕竟是久掌实权的官员,人前端庄威严习惯了,不像姐姐苏雪那样骚言浪语毫无顾忌张嘴就来,「小峰,我现在可不敢给你生孩子,等过几年退休了再说!哦~~!」

  「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我可没强迫你哟!哈哈!」梁峰其实没想过这个问题,这些年他确实发现自己有随心所欲让女人怀孕的能力,反之只要他不想,那也能天然的避孕,再怎样内射都不会怀孕。他只是在十几岁的时候思想不太成熟,为了显示对女人的绝对占有,才下意识的让女人怀孕,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特殊能力。后来长大些,女人多了,女儿也多了,才有意识的控制起来,大学以后这些年,除非女人主动要求,他都没再让女人怀孕了。

  小柳,娜娜,还有名义上是大姑小女儿的北北,其实是当年刚退休的苏雪生的,光是今年满十七岁的女儿就有七个了,想想就头疼,那些年自己简直是一个种马呀。好在北京就这几个,娜娜也就知道小柳是自己女儿,不然让她再组织个什么反抗爸爸联盟,那就真够自己头疼的了。

  胡思乱想中,梁峰感觉苏霜阴道开始阵阵收缩,知道她快要高潮了,将硬梆梆滑溜溜的鸡巴抽出,顶在她菊花上,猛一用力尽根而没。温暖湿滑的肛肠中抽插十几下,才在苏霜的哀求下重新插入前面的阴道,啪啪啪的几十下爆操,梁峰放开这抽搐的美妇人退后几步,双腿大开瘫在墙角的女人胯间一股激流喷射而出,直有两三米远才落地,接着一股又一股喷了七八股才算完事。

  正在欣赏潮喷景观的梁峰忽然感觉胯下的鸡巴进入一个湿滑的腔道,低头一看,二姑跪在自己脚下正在用力的吸允。可能长期做办公室的原因,她的屁股比较肥大,从上向下的角度看去非常有视觉冲击力。对不缺女人的梁峰来说,二姑的口交技术一般,尽管与大多数的女人相比她已经是高手了。

  「唐姨,胡老师,过来吧,我给你们解解痒!」梁峰笑着对正在麻将桌边上磨屄蹭痒的两个女人招呼道。

  三个女人都知道梁峰的爱好,背对着他双腿直立分开,上身向前趴下双手撑地,三个雪白肥大的屁股正对着他轻轻摇动。屁股的大小和她们的年龄城正比,四十八岁的二姑最大,趴在中间,四十岁的唐晓玲第二趴在左边,三十九岁的胡小美在右边。

  「哇!哥哥,你效率好高啊,这么快就到决战了!」从东屋出来的梁小米正看到这一幕,兴奋的插言。

  「死丫头,还不过来帮忙!」翘臀待操的唐晓玲骂道,渴了一下午的骚屄早就瘙痒难耐了,看到闺女到来,赶紧叫过来助阵。

  「妈,刚才人家帮你你还不要!现在你又凶我!」小米嘴上装委屈卖可怜,脚下丝毫不停,快步走到梁峰身边,扶住他粗大的鸡巴对着二姑的屁眼插去。
  这个姿势对女人来说有点勉强,后面一顶她们就会不由自主往前爬,好在离墙不远,梁峰每个人操了屁眼几下就让她们头顶墙了。他只管挺着鸡巴啪啪猛操,操够一个洞就拔出来,小米帮着她扶枪瞄准,三个女人的三个屁眼三个屄操哪个由她决定,嘴上还不停的和唐晓玲斗嘴。

  「妈妈,看女儿多偏向你,胡老师和二姑才操了两次,你都是第三次了!」小米被梁峰搂在怀里揉搓双奶,嘴上还调侃着,手里却扶着鸡巴再次插入唐晓玲屁眼。

  「啊~!你个死丫头,又让你哥操我屁眼!」唐晓玲怒道。

  「好了小米,咱别欺负你妈了!给她个痛快吧!」梁峰在唐晓玲屁眼里捅了几下拔出来,向下滑入前面的腔道,松开了身边的小米,双手扶住唐晓玲腰猛烈操弄起来。

  「啊~!啊~!梁峰!你个混小子,啊~!就会啊~!装好人啊~!啊~!啊~!啊~!」唐晓玲很快就叫不出来了,抽搐着躺在地上体会升天的感觉去了。

  「哥哥威武!下一个我们操二姑还是胡老师?」小米在一边问道。

  「你决定吧!」梁峰无所谓,双手则在两个圆润肥美又光滑异常的大屁股上抚摸抓弄,时不时啪啪拍打几下,享受那震颤的感觉,粗大的鸡巴则在两个女人胯间上下磨蹭,就是不向里面插入,逗得这两个平时总是端着的老娘们瘙痒难耐,百般讨好。

  「小米,二姑给你买新手机!」双臂撑地有点发麻的梁博贤想贿赂侄女,让零用钱匮乏的小米双眼放光。

  「小米,咱们学校上课可是不让玩手机!」一向老实的胡小美也忍不住威胁道,县官不如现管,小米犹豫再三只好先让哥哥满足老师了。

  「二姑,对不起啊,我手机还给买吗?」梁小米心存侥幸道。

  「给你买个小米!」梁博贤生气道。

  「啊?小米手机好丑的,嘿嘿,二姑你把钱给我我自己买呗!好不好,好不好嘛?二姑~~!」小米讨好道,跑到梁博贤身边小手轻轻揉她的阴蒂。

  胡小美的战斗力并没有随着年龄增长得到加强,十几年如一日的那么渣,这点和小柳倒是有其母必有其女,小米那边还没讨论出个结果呢,就被梁峰操趴下了。

  解决了胡老师,梁峰对二姑也没什么戏弄之心了,双手抓住她圆润的腰肢,鸡巴插入她肥美的鲍鱼中间扑滋扑滋操弄起来,胯部啪啪啪一下下的拍在她硕大的屁股上,舒爽异常。小米还不忘和二姑讨价还价,一边揉弄她肥大的奶子,一边讨要手机款。最终梁博贤在被操的迷迷糊糊之际还是答应了小米的要求。
  「哦耶!」白赚一部手机的小米兴奋高呼,然后看着梁峰从瘫软的二姑身上抽出依然坚挺的鸡巴向自己走来。

  「哥哥,你,你怎么还没射呀,我,我今天大姨妈来了!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